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幽靈房間

合同簽署完成。我很幸運地租到了一所價格便宜並且理想的公寓。

  本來我是打算住學校宿舍的。但是,學校總是安排一些最差的宿舍給新生。聽說學校附近有幾所公寓是沒人敢租的。原因很簡單,有不乾淨的東西。我天生大膽,為了圖便宜,而

  且感覺也挺刺激的,就找了間所謂的“鬼公寓”租了下來。

  這所公寓還挺不錯的。不僅有8成新,而且還外帶傢俱。房間不大,正中擺放了一張床。床的左邊是書桌。右邊則是一個梳粧檯。梳粧檯前有一面鏡子,是橢圓型四周刻著花紋的鏡子。房間的窗簾是深紅色的,也許是前任住戶的喜好吧。雖說陳列簡單,但也算舒適。我也就安穩的住了下來。

  剛開始過的還算順利,我一直都沒發現自己正一步步走向一個恐怖的深淵。大概半個月過去了,奇怪的事情發生了……

  有一天,我偷懶沒去晚自修,獨自呆在公寓裏看書。看著看著……我睡著了。在半夢半醒之間,我似乎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,“伊——呀——”那是女人在小聲哼歌的聲音……接連著幾天,我都聽到了那種“伊——呀——”的奇怪聲音。那聲音聽起來好近,在寂靜的夜裏,這種聲音仿佛就像一種魔奏,要把你引導到什麼地方。

  那聲音聽起來很平和,聽著聽著,我好象看到了一個女孩!她就坐在我旁邊!沒錯,她就坐在梳粧檯那面鏡子前。她在幹什麼呢?我很想再看清楚點,但卻越來越模糊。那聲音也越來越遠……消失不見了。這一切是什麼呢?我的幻覺嗎?我一直不相信有鬼,那麼現在看到這些是什麼呢?為了確定是否幻覺,我找來了同鄉的學姐小月。兩人商量過後決定今晚一起住在公寓內,看個究竟。當晚,小月睡在梳粧檯旁邊,而我就睡在她身邊。兩人聊著聊著,聊到了午夜2點鍾。看一切沒有什麼異樣,就決定睡了。大概今晚不會來了吧,我這麼想著,迷迷糊糊就睡著了。“伊——呀——”“咿——呀——”耳邊響的依然是那個聲音。我努力地睜開眼睛……天哪!我看到了什麼!那不是小月嗎?她坐在梳粧檯前,嘴裏哼著歌,右手拿著口紅在自己臉上來回的塗著,把自己的臉畫得一片血紅。橘黃色的街燈透過窗簾映在小月的臉上,呈現出一個血紅的畫面。我給嚇呆了。但是馬上又清醒過來,我趕忙起來一把拉起小月,死命地搖晃她,直到她猛地驚醒,一臉吃驚的看著我。突然,小月像瘋了似的拉著我往外跑,跑了好久,也跑累了,小月停下來,上氣不接下氣地對我說“千萬……別再回去……那裏……那裏有……”緊接著她就暈倒了。我一時不知所措,除了蟑螂什麼都不怕的小月怎麼會如此驚慌失措,剛剛發生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一連串的疑問湧上我的心頭。但是現在首要的是小月暈倒了,必須找個地方讓她休息才好。這麼晚學校也關門了,而且剛剛出門這麼急,身上也沒帶錢包,又不能到咖啡店裏休息。怎麼辦呢……回去?我心有餘悸,剛剛一連串的事情還沒搞清楚,難道那公寓真的有鬼不成?但是實在無法可想,面對懷裏暈倒的小月,我只能回到公寓去。

  打開公寓的門,房間在街燈的映射下顯得格外昏暗。我打開臺燈,讓小月躺在床上。這時天已經濛濛亮了,我一邊擦拭小月臉上糊成一片的口紅,一邊回想剛剛所發生的事情。那不是在做夢,小月可以證明。那究竟……

  第二天,小月被送到附近醫院,醫生說她沒什麼大礙,只是精神受到刺激,一時無法醒來。我找來房東,向他詢問房子的問題,但是他一年大多數時間都在外地,只是把房子租給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女孩,直到我搬來的前半年,那個女孩在這裏死了。我聽了不由得毛骨悚然。馬上聯想到那個坐在梳粧檯前的女孩,哼著小調的樣子……

  但是我覺得小月被嚇成這樣,那就算是鬼也太過份了吧!人有人性,鬼也該有個鬼性吧!所以應該可以溝通吧?也許今晚可以找她聊聊呢!以前我嘗試過不少關於見鬼的事。比如半夜在窗臺削蘋果啦,半夜在窗臺對著鏡子啦。我都試過,但是都沒有見到所謂的鬼,所以我不怕!我決定今晚再探個究竟!

  於是,夜晚終於降臨。我等著,等了好久都不見她出來。也許是因為我沒有睡吧?每次她都是在我睡著的時候來的,搞得我迷迷糊糊的看不清她。我閉上眼睛,假裝睡著。一個小時過去了……我有點迷糊了。就在我快要睡著的時候,她來了。“伊——呀——”還是那帶著魔力的小調。我頓時睡意全無。我微微地睜開眼睛……看到……“啊——!!”她正坐在我旁邊俯身看著我!她的臉離我只有不到10公分!我不由得大叫失聲,一骨碌從床上跳起。但是她沒有反應,也沒對我做什麼,只是靜靜地看著我。我停住了尖叫,因為現在的她的眼

  神開始流露出一絲痛苦。我看著她,她有著那麼一對烏黑水亮的眼睛,真漂亮。但是我馬上回過神來,這可不是發呆的時候。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我終於開口問她。但是她還是久久地望著我。我有些慌了。這時,她突然開口了,那是風鈴般的聲音:“不要離開我……”這下我可傻了:“什……什麼?我不認識你……”但是她還是不停的重複那句“不要離開我……”我有些怕了,倒是她越來越大膽了,竟然向我走過來。不!應該說是飄過來!我再也不敢呆下去了,於是我掉頭就跑。我光著腳,一直跑,跑著跑著,竟然又跑回公寓樓門口。天哪!這可怎麼辦才好啊!跑也跑不了,怎麼又回來了呢!我正想著。突然,她的臉映入我的眼簾。那是一種多麼哀傷,無助的表情。但是我實在是嚇急了,沖著她喊到“你!你到底想要怎樣!已經害了小月還想害我嗎?如果你是鬼!那你該去哪里就去哪里!別來纏著我們!”聽到這些話,她好象有點不知所措。只見她默默地對著我點了點頭。頓時,我眼前一黑,就什麼知覺也沒有了。

  當我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。我躺在自己的床上。一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,我的頭就痛起來了。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?她這是什麼意思?“丁冬——”一聲響亮的門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。我起身開門,來人卻是小月。小月著急的對我說,“你是不是碰到她了?她沒對你怎麼樣吧?”我搖搖頭,把小月請進屋裏。她四下裏看了看,發現沒有異樣才進屋。

  “這間屋別住了吧,是她的房子呀!”

  “誰?”

  “葉清!”

  “那是誰?”

  “你聽我說,她原來是我那年段的段花。但是因為長得漂亮,很多男孩子都喜歡她。而女生們則是百般刁難她,說她水性揚花等等。”

  “那又怎樣?”

  “葉清是個內向的人。很怕接近人,特別是男生。本來她有個很要好的朋友,聽說是從小學就一直是同班好友。她很信任她的好友,常常對她說‘只要有你就夠了’。”

  “然後?”

  “然後你一定想不到!有一天,葉清的好友和她約好要到她的公寓來玩,也就是現在你租的這間。她的好友好象接到男朋友的電話,而出去等他,說是馬上回來。而葉清獨自坐在這個梳粧檯前打扮,被人從背後用東西敲昏。然後被奸殺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聽說是她好友的男朋友串通另一個男生,把她的好友騙出去,然後趁葉清不備,把她……”

  “怎麼可以這樣!太不人道了!”

  “後來聽葉清的好友說,她臨走前葉清還一直叫她不要走,說害怕。可是最終她還是走了。這是她一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的事。”聽了這些話,我才明白昨天晚上她一直喊著“不要離開我”的意思了。

  原來她所做的這一切只是想引起別人的注意,而留在她身邊罷了。但是一切也都過去了。我當天就搬離了那公寓。之後我再也沒有回到那間公寓,不知道現在是誰在住,也許還會在半夜聽到那魔音一樣的“伊——呀——”
返回列表